建议习近平主席辞去党政军⼀切职务 致政协主席汪洋的公开信

人大退休教授冷杰甫公开信 尊敬的汪洋主席,您好:2012年前后,我感到我们共产党⾯临的形势不太 好,反复思考之后,2012年9⽉给胡习⼆位主席写了⼀封公开建议信,表达我的 忧虑。在那封很⻓的信中,我建议党中央携⼿“中华⺠国”以“联邦制”为框架, 创建“中华联邦合众国”,以取代“中华⼈⺠共和国”和“中华⺠国”,从⽽统⼀国 家。这个“中华联邦合众国”就是⽑公追求的“联合政府”。⽑公的思想分“独裁”和 “⺠主”两部分,“⺠主”思想应为其主体,所以⽑公提出“联合政府”的主张。我建 议以“联邦制”为框架,创建“中华联邦合众国”,完全符合⽑公的⺠主追求。我 的建议,胡习⼆位主席看好,让我去政协履职,操办此事,非常感谢习主席重 视我的建议。由于当时个别常委不同意,最终将我的建议搁置。这是我在⽹上 看到消息,现在还可看到。当时,如果我的建议常委会⼀致认可,党的18⼤, 会是另⼀个样⼦,习近平当了总统,国家统⼀了,⺠主降临了,⺠众⽣活在⺠主 的阳光下,共产党带着滿⾝的荣誉,退出历史舞台,安全软着陆,八千万党员 都安全了,该多好,就不会出现今天的这个局⾯。 近⼏年,形势有些进⼀步的恶化,台湾问题、少数⺠族问题、香港问题、 “三农问题”(农⺠、农村、农业)等都没有处理好,做成了夹⽣饭摆在那⾥, 没想到⼜出了个武汉瘟疫问题。现在中国⾯临的形势,严重到令⼈难以呼吸的 程度。我想再写公开信,表达⼀点意⻅,就上述问题提点建议。 ⼀,当前的严峻形势,表明习近平主席必须辞职,以退为进,这是应对 危局的上上策。2020年的春节,上天穾然发布“⼤写意”即:⽤新冠肺炎,以武 汉为起点,⾸先扫荡武汉和中国,然后扫荡全世界。上天的这⼀⼿太狠,⼀下 ⼦把中国国家主席在客观上摆在世界的对立⾯了,要中国国家主席对瘟疫的流 ⾏“负责任”。现在整个世界携起⼿来,要问责中国主席,可以理解。已有美、 英、法、德、意、印、埃及、⻄班牙、尼⽇利亚数⼗个国家,以各种⽅式向中 国提出索赔,索赔的数额据媒体⽬前的显⽰是350万亿美元。吓⼈呀!问责的后 果就太严重了,不可预料。那么我们怎么应对呢?我们是和整个世界对着⼲ 吗?我们决不承担任何责任吗?我们死扛、硬顶吗?我不怕你们世界统⼀战 线!?极左媒体⼈摆出⼀副⼆愣⼦的做派,好吗?甚⾄⽤所谓的“爱国主义”和 “忠于共产党的伟⼤誓⾔”,把14亿中国⼈绑驾起来,⼀起向国际反动派进⾏⽃ 争到底,直到把14亿中国⼈拖入核战争?如果中央上层是这么思考问题,那就 说明中央⾼层政治上太幼稚了,对⼈⺠对国家太不负责。这是因为,孤立的中 国,⾯对的是全世界的挑战!我们没有⼀个朋友,只有朝鲜那个包袱。再则, 我们的硬实⼒⽬前还比不过⼈家。如果打核战争,中国占不了上⻛,恐怕是万 劫难复。所以我认为:极左对抗,不是好策略,更不能搞战争。我们的最⾼策 略应是让习近平主席以⾝体不适为由,辞去⼀切职务,暂时避开峰芒,以退为 进,机会到来时再出⼭,当总统。能上能下,是成熟政治家的⻛范。 邓⼩平几上⼏下,照样伟⼤,那是政治上成熟、老辣、稳妥的表现。如果国家主席辞职 了,肯定会减弱国际攻击锋芒,肯定会把对中国的围剿⼒量减少到最⼩程度, 会产⽣微妙效果。新国家主席可直接出⾯接⼿外交应对,⾸先国家的尊严会受 到尊重,⾯⼦不会丢,可直接出⾯搞弹性外交,有回旋空间,能灵活多变,还 可得到全国⺠众的理解、同情和⽀持。习近平同志到中央⼯作时间虽不⻓,但 作了⼤量的有益⼯作,应充分肯定,存在⼀些问题,那是不可避免的。⼈⽆完 ⼈,⾦⽆⾚⾜。请求⽅⽅⾯⾯,上上下下,以⼤局和⾼度的责任⼼为重,为习 主席创造隐退的体⾯的环境,维护习近平主席的尊严。 建议汪洋主席召开全国政协主席会议,搞⼀次政治协商,提出暂退动议,这 点勇⽓您没有吗?这也是您的职权范围⾥的责任啊!国难当头,临危受命,只 能如此了。未来的⻛险由您承担,这是⼤局,您耐⼼⼀点吧,也许这是个好主 意,感谢您。 ⼆ ,统⼀台湾问题,唯有采⽤联邦制解决,才是上上策。 横在⾯前的事情很清楚,那就是美国打台湾牌。由于美国打台湾牌,这是 共产党70年不能统⼀台湾的根本原因。我们不断呼吁美国不要⽀持台湾,不要 台售,呼吁了半个世纪。美国听吗?不但不听,⽽且⽀持⼒度不断加⼤,不断 地⽤立法的形式加强⽀持。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持,统⼀台湾越来越 不可能。坦率的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持⺠主台湾实际上是⽀持中国⼈⺠的⺠…

我係香港人,我講廣東話

//我係香港人,我講廣東話// 轉貼: 前陣子在廣州一個飯局認識了一個四川音樂學院畢業的湖北女子。 閒聊間,我問她:妳來廣州都 5 年了,怎麼一句廣東話都不會說? 她:身邊沒朋友說粵語,而且粵語也沒什麼好學的。 我問:此話怎說? 她說:大家都講普通話就好了,像粵語這種比較沒文化的方言,都快被邊緣化了,學它幹啥呀?學來有啥用呀!…… 作爲一個講了幾十年粵語又叫讀過下書的香港人,我對她說的當然是不以爲然。 我問:言下之意,你是覺得說普通話比粵語有文化有內涵? 她說:可以這麼說! 我笑著說:很好很好,作爲中原地區的中國人,你熱愛中國的文化麼? 她:當然熱愛了! 我:那你認爲琴棋書畫、四書五經、唐詩宋詞… 這些能代表中國的優秀文化麼? 她:可以。 我:你剛說你熱愛中國文化,那你瞭解唐詩宋詞麼? 她:一點點。 我:那你能隨便諗幾首唐詩宋詞出來聽聽麼? 她:其實我也不太瞭解,但我是有聽說過唐詩宋詞,我大概知道是什麼回事。 我笑說:好吧,我知你應該是跟絕大多數人一樣不瞭解的,不然你又怎會不知道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的唐詩宋詞;其實大多數是用現今的所謂粵語寫成,用粵語才能讀得通順的呢? 她:嚇? 不是吧! 唐詩宋詞那些不是用普通話來諗的麼? 我笑說:1300年的唐代根本就還未出現現在所謂普通話,普通話是大概 500年前北方蒙滿胡語雜交變種流傳至今的語言,不管詞彙、用詞、都比歷史久遠的廣東話單薄粗疏多了。如果你說熱愛中國的文化不是對人吹水唬弄的話,你就應該學好廣東話,不然你看很多古籍和諗唐詩宋詞就會看不懂讀不通。明白了麼? 蘇軾:「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的【食】字和【肥】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食餸、食嘢、好好食、肥仔、肥佬、肥騰騰。普通話唔係用「食」,係用「吃」,唔係用「肥」,係用「胖」。 李白:「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樽】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買一樽豉油返屋企、飮番樽啤酒先、呢個玻璃樽入面係乜嘢來咖?普通話唔係用「樽」,係用「瓶」,一瓶、瓶子。 詩経:「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的【行】字,正是廣東話。行行重行行的意思是;行下,停下,再行下,又再停下,非常之依依不捨……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行路、行街睇戲、行出去、行花市、行咗幾遠呀?普通話係用「走」或「逛」,走路、逛街。 杜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凍死】,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好凍、凍冰冰。普通話唔係用「凍」係用「冷」。 李白:「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望】字,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望住前面、唔好四圍望、望乜嘢?普通話唔係用「望」係用「看」。 杜甫:「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的【隔籬】,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我就住喺你隔籬、隔籬鄰舍、搬過隔籬屋。普通話唔係用「隔籬」係用「隔壁」或「鄰居」。 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幾多】,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幾多錢?幾多個?普通話唔係用「幾多」係用「多少」。 還有太多太例子,不多說了,有興趣自己去查找答案吧! 粵語,有著千幾年深厚歷史文化基礎,係傳承中華古代文明的載體,推普冇問題,但倡議廢粵、貶粵、打壓粵語;絕對是破壞中華文化傳承的文盲行爲。還有,唐詩真係要用粵語來讀先至啱。 以上是有力證據去保衞廣東話! 「聯合國正式定義粵語爲一種語言,此乃全球近1億2千萬粵人的大囍事! 在所有華語中只有 粵語和普通話 被聯合國承認定義爲語言!!! 聯合國正式定義粵語爲一種語言(Language),而不再被稱爲方言 (Dialect),並且認定爲日常生活中主要運用的六種語言 (Leading Languages in daily use) 之一。English (英語)Chinese (中國普通話)Cantonese (粵語)Russian (俄語)French (法語)Spanish (西班牙語)Arabic…

香港的短期未來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this content. Please Login. Not a Member? Join Us

堪薩斯州的共和黨候選人:“在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

Original article here. Mostly translated by Google translate with some minor editing.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一個準備在11月份競選國會的堪薩斯州共和黨候選人在本月的一次黨派會議上告訴觀眾,“除了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 國家參議員史蒂夫·菲茨杰拉德(Steve Fitzgerald)在一場7月2日的萊文沃思縣共和黨會議上發表評論,他正在尋求共和黨候選人提名以取代即將退休的眾議員林恩·詹金斯。在他30多分鐘的演講中,菲茨杰拉德慨嘆人們相信“西方文明就是問題”,他認為基督教世界正在“受到攻擊”,並且他更表明美國計劃生育聯盟計劃(Planned Parenthood)比納粹集中營更糟糕。 根據民主黨人提供的視頻,菲茨杰拉德說:“我們被告知西方文明是世界上的問題。” “在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 他補充說:“我們的猶太 – 基督教倫理就是文明,而它正受到國內外的攻擊。它也有不同的名稱,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它正受到攻擊。甚至談論它也會讓你受到攻擊。它讓我受到了攻擊。“ 這不是菲茨杰拉德第一次提出有爭議的評論。 今年早些時候,在有人以菲茨杰拉德的名義捐贈給美國計劃生育聯盟之後,他在一封信中告訴該組織,他不同意捐贈,並將他們與納粹集中營Dachau進行比較,後者在大屠殺期間殺死了數千人。 菲茨杰拉德寫道:“這與Dachau的名字一樣糟糕 – 甚至更糟。” 儘管堪薩斯州共和黨和大堪薩斯城拉比協會都要求候選人停止發表類似言論,菲茨杰拉德在7月會議期間重新講述了這個故事並加重了他的評論。 “因此,美國計劃生育聯盟正在忙著與下一代發動戰爭並正贏得勝利,”他說道,然後才注意到他給美國計劃生育聯盟的信件公開之後收到一些言論反彈。 “這是一場風暴。我接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電話,’你怎麼敢?你怎麼能?你怎麼能把它與Dachau相提並論?’”他回憶道。 “我說,你是對的,’Dachau真的不是一個更大的殺戮營地,這些傢伙的數字超出了他們所做的任何事情。’” 但隨後菲茨杰拉德闡述了他的論點,告訴共和黨人,歷史上充斥著人們利用和派遣他人的生命,引用奴隸制和美洲印第安人的待遇。 “向黑人詢問奴隸制。問問美洲印第安人,”他說。 “問好了。。。當然,印第安人曾經互相殘殺,白人也曾經互相殘殺。但如果你回到過去,我們從來沒有對互相殘殺的事情有很多內疚,特別是如果你無法反擊的時候。“ 他補充說:“除了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墮胎與西方文明不相容。我們需要明確這一點,我們需要讓它得到認可,我們需要讓人們明白我們在談論的是人道主義。” 菲茨杰拉德沒有回應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訪問請求,他是在11月競選中代表共和黨的七名候選人的其中之一。他在8月7日的共和黨初選中扮演一個反對墮胎的聲音,他的競選網站將他描述為“美國最大的墮胎提供者美國計劃生育聯盟的重複譴責者”。 雖然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表示11月的競選偏向共和黨,但民主黨已經組織人們去支持前堪薩斯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保羅戴維斯,以便推翻從北向南延伸,包括堪薩斯城的部分城郊地區的各個選情。戴維斯在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的幫助下籌集了超過100萬美元,遠遠超過任何共和黨的候選人。 在演講中,菲茨杰拉德還提出了他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看法。 儘管他讚揚了總統在任期間的行為,但他承認起初他“根本不喜歡這個人”。 “我根本不喜歡他,”他說。 “但是,真的,我現在愛上他了。我不確定我是否一定想和他一起喝啤酒。但我希望他能繼續前進。繼續做他正在做的事,朋友。”

為什麼沒有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就無法生存

Original article here. This is mostly translated by google translate with a little bit human editing. “我們認為資本主義被鎖定在與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鬥爭中,但我們從未真正看到資本主義可能會被自己的孩子 – 技術所擊敗。” 這是彼得泰爾投資公司Thiel Capital的數學家和常務董事埃里克•溫斯坦(Eric Weinstein)最近為BigThink.com開設的視頻。 他認為,技術已經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我們可能需要一種未來的混合模式,這種模式比我們今天的資本主義更加資本主義,甚至可能比我們過去的共產主義更具社會主義色彩。” 這是另一種說社會主義原則可能是唯一可以拯救資本主義的方式。 溫斯坦的思想反映了矽谷對資本主義社會所面臨挑戰的認識不斷提高。 技術將繼續顛覆職業生涯,跨領域的工人將越來越多地流離失所,很多失業的工作可能不會被取代。 因此,矽谷的許多技術專家和企業家正在將普遍基本收入等思想融合在一起,以減輕技術創新的不利影響。 我聯繫溫斯坦談論資本主義的危機 – 我們如何到達這裡,可以做些什麼,以及為什麼他認為不採取行動可能會導致社會崩潰。 他主要擔心的是,億萬富翁階層 (雖然他自己不是其中的一部分,但通過他的工作有所接觸 ) 並沒有認識到社會將需要徹底改變。 “最大的危險,”他告訴我,“真正的富人越來越遠離我們其他人的生活,因此他們對那些仍然按小時賺錢的人的擔憂變得非常不敏感。”因此他警告說,“富人可能不會預料到未來的顛覆改變,我們將看到革命的開始成為這種不敏感的代價。” 您可以在下面閱讀我們經過些微編輯的對話。 為何技術可能會破壞資本主義 肖恩·伊林 如今,“晚期資本主義”這個詞很流行。 你覺得它在分析上有用嗎? 埃里克溫斯坦 我發現它在語言上是準確的,在政治上具有挑釁性。 我不認為接下來會是缺乏市場。 我認為資本主義失敗並且將被無政府狀態或社會主義所取代。 我認為這可能僅僅是資本主義開始的結束,它的下一階段將繼續其許多基本原則,但幾乎無法辨認。 肖恩·伊林 我想問你下一階段會是什麼樣子,但首先我想知道你是否認為市場資本主義已經過時了? 埃里克溫斯坦 我相信市場資本主義,正如我們已經理解的那樣,實際上與特定時期有關,在這段時間裡存在某些巧合。 一個人的勞動力的邊際產量與一個人在社會適當水平上消費的邊際需求之間存在巧合。 主要由私人物品和服務組成的經濟體之間也存在匹配,可以徵稅以支付少數公共產品和服務,這些公共產品的市場價格將遠低於這些商品的集體價值。 除此之外,在一個人的青年時期短暫訓練的能力之間也存在巧合,以便獲得一種可靠的技能,這種技能可以在一生中以微小的差異重複,從而導致我們通常稱之為職業或事業,而我相信許多巧合現在正在破裂,因為它們實際上從未被任何基本法則捆綁在一起。 肖恩·伊林 這種崩潰的驅動力很大一部分是技術的提升,你正確地將其描述此為資本主義的孩子。 資本主義的孩子有可能成為它的毀滅者嗎? 埃里克溫斯坦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自從工業革命以來,技術一直是一個有益的原動力,驅使工人從最低價值的活動轉變為更高價值的重複行為。 可是,現代計算機技術提升的問題在於它似乎針對所有的重複行為。 如果將所有人類活動分解為僅發生一次並且不重置自身的行為,以及每天,每週,每月或每年循環的行為,您會發現技術存在消除循環行為的需要,而不僅是追逐我們從低重要性的循環行為到高價值的循環行為。 肖恩·伊林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種趨勢似乎客觀上是不利的,他們的工作主要包括簡單的重複行動。 埃里克溫斯坦 我認為這意味著我們比計算機具有優勢,特別是在基於一次性機會的經濟區域。 通常情況下,這是對沖基金經理,創意人員,工程師以及任何實際上都在嘗試做他們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的人。 我們從未考慮過的是如何將整個社會,由常規主導,轉變為我們競爭的一次性經濟,我們在機器上具有特定優勢,以及我們做從未做過的事情的能力。 肖恩·伊林 這提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這種技術經濟所獎勵的技能並不是大多數人擁有的技能。 無論我們提供多少培訓或教育,也許很多人根本無法在這個領域茁壯成長。 埃里克溫斯坦 我認為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對教育的看法。 巴克敏斯特富勒(一位於1983年去世的傑出美國作家和建築師)說了一句話,“我們都是天生的天才,但是在我們生活的過程中變成平庸。” 我認為,經過幾年的後見之明,我們可以看到,使得我們平庸的事實上就是我們的教育。 問題是我們有一個教育系統,它的基本設計是把我們對探索的自然傾向塑造成願意每天實行例行公事的麻木頭腦。 這是因為我們的教育系統旨在生產適合工作的可就業產品,但正是這些例行工作正逐漸讓位於一次性的創造性工作。 肖恩·伊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