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過未來 (電影)

刚从美国飞回家到香港,在飞机上看了几部电影,其中一部是这个“飞过未来”。从名字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看了trailer是有关农民工在深圳的生活,有点兴趣所以最后全看完了,看了一半就好奇为什么这部电影可以上架,在现在的国情来说,这应该是一部禁片,至于是不是真的被禁,这个也没有办法考究,因为从网上一点资料也找不到。 整体来说,电影拍得相当用心,我不常看国内电影,演员一个也认不出来,不过都演绎得很自然,就剧情来说,本来应该很容易变得煽情的,但是这方面也控制得很好,而且有些段落的处理虽然是刻意拖慢的(比如说结尾的部分),不过即使我不是很有耐心的观众,不过也没有觉得电影太慢,反而是完全给吸引进去了,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剧情片。 剧透慎入 电影现说一家从甘肃到深圳做农民工的故事,爸妈几十年前就到深圳,所以两个女儿就在深圳长大的,大女儿已经在工作,小女儿在念高中,爸妈倆都有工作。故事的背景是深圳就业环境变得困难,刚巧他们爸妈都被解雇。刚开始说他爸的背有问题,看医生说要做手术,过下一会镜头在他的工厂,主任说他不用再回来了,她爸求情说不会再请假,主任说反正也不够订单,你回来也没有事给你做,所以最后还是被解雇了。下一个镜头来到大女儿的工厂食堂,有一个女的看手机新闻说有工厂整个倒下来了,她朋友问大女儿是不是她爸爸的工厂,果然是,不过镜头一转他们一家人在镜头前她爸爸说还好昨天给解雇,避过这一劫。其实我觉得这部分是有点夸张跟多余的,其他部分都很写实,这里有点太巧合,而且跟以后故事发展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到这里,我可以挺确定这部电影在国内应该是上不了架的。 故事发展到这,他们一家想回乡看看,可是从前的地已经被人家占了,工作是有的,不过田里的工作看来比城里跟苛刻,比如说占了他们地的人就让他们收割粟米,第一天他爸自己就被镰刀弄伤了腿,占地的人来到他们家,一人给了他们¥200作为那一天的工资,不过也说他们工作效率太慢所以不要再来了。他们有考虑过一起再回深圳,但是在乡下生活开支比较少,所以他们最后决定大女儿一个人回到深圳打工。 主角的朋友 看到这,基本上清楚大女儿是主角,在工厂里她跟另外两个女生同房,一个他们都叫他阿姐,另外一个我记不住名字了(我永远记不住电影角色名字的),这里就叫她美女朋友好了。主角回到深圳,美女朋友刚做完手术要从医院离开,这个时候是没有说清楚是什么手术(也可能我错过了),不过从故事后面知道是美容手术,她离开医院的时候眼睛是包上看不到,有一个年青男的就走过去问她需不需要帮忙,最后男的要求¥400送她回去工厂,美女朋友很不愿意的答应了。回到工厂,主角在门口接她,男的把美女朋友交给女主,女主说跟她美女朋友说很好啊,找到帅哥送她回去,不过美女朋友说不是,是要收钱的,所以女主刚开始对帅哥印象很不好。 故事到这,女主常常用手机跟一个男生网聊的,到帅哥出现不久,导演就揭露帅哥就是网上男生,所以观众从这里可以确定帅哥就是男主了。男主看来也受大环境影响,他主要是替人介绍工作,工厂关闭掉,他改成介绍人去试药,所以他给美女朋友发短信,问她有没有兴趣出来聊天,可以的话多带几个朋友,就像上一次见面的女主。女主刚开始不想去,不过想到今天是阿姐跟老公约会的日子,为了不打扰她们,所以也跟了出去。 男主跟女主们去夜宵,主要是对他们示好,并说想他们以后可以多介绍一些工厂的工人让他认识,这里有一个小插曲,他给一个弹吉他的一百块,要他唱一首歌,不过直接叫他到高潮的副歌部份开始,然后唱了没有两句就说他唱得太烂不要再唱了,可以看到男主的一些个性,没有耐性,喜欢充场面。 不久男主就再找女主他们,主要是介绍他们去试药的,这里没有把东西描得太黑,女主没有去,但是美女跟阿姐都去了,阿姐回来还说赞了一下男主不错,介绍的工作很轻松,试个药,抽抽血,睡个觉就收几千了。女主刚开始还是不愿意去,不过然后故事说她很想买房,最后还下了订金,所以经济压力变得很大,所以最后还是去了,去了几次,身体看来开始出了些毛病,不过这里导演一直没有很明确显示出来,只是有些时候女主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不像女主,美女没有养家里人的经济压力,她钱主要都是花去玩跟去整容,她想再储点钱弄一下鼻子,去了几次试药,钱储得差不多,剩下来的她问了阿姐去借。镜头一转到了宿舍,阿姐跟女主聊起了美女,女主说几天没有见到美女,阿姐说借了钱给她去整鼻子,下一个镜头女主就接到电话,说美女出事了。 男女主跟阿姐都到了医院,还有美女的爸,医生说美女要求用肋骨的软骨做鼻子的材料,他说跟美女说过很危险,不过她坚持了,所以还是出事了。美女爸爸问确定那个是美女吗,他认不出来,医生说不会错的,只是她做过不少整型,可能美女爸爸很久没有见过她,所以认不出来,医生的助手在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男主很生气差不多跟他们打起来,不过医生不停的说他们不对,并给了她爸爸赔偿金,再给了他美女签过的协议。 女主因为供房的压力,去了不少次试药。还有一次因为才刚试完两三天就想去再试,求男主不要跟医院说,让她能在高风险(高回报)那天继续试。其实试药那个每一次女主都比其他人小心看协议,刚开始我以为只是女主的性格,后来才知道这是导演的伏笔。那天女主不停求男主,还把她一直戴着的一块玉给了男主,最后刚开始不愿意的让她交表试药,但是在等待的时候,男主终于向网上美女表白,并无意的发现网上美女就是女主。最后男主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女主一下钱,并很凶的叫她离开。 在工厂里,女主终于倒下了,医生跟她说她之前换个的肝出了问题,还是要再换了,这说明为什么她每次把试药的协议书都看得很清楚。另一个镜头,她跟阿姐去了karaoke,而且明显喝醉了,阿姐跟男主说她对女主没有办法了,所以叫他过来。他想把女主的酒瓶抢过来,不过女主不愿意,并说你凭什么管我呢。最后男主终于泄露他就是网上帅哥,然后他们就happily ever after。。。 当然不是了,男主把女主带回家,女房东向男主追房租,男主就女主休息一下,并跟她说他其实也是从甘肃来的,不过很少的时候他妈妈就跑掉,他爸听说他妈在深圳,就跑过来找她了,最后他爸爸死掉而他就一直留在深圳。男主想把那块玉还给女主,不过女主说还是希望他留着。最后男主离开房间,说去找一下朋友,其实是找工作,最后阿姐介绍了一个地盘工作给他。有一天女主跑到地盘找他,男主带女主到医院看病,医生最后说男主的肝脏跟女主的不兼容,不能换,并提议她留院。可是女主不想留在医院,最后他们跑到之前那个地方吃夜宵,还叫了那个弹吉它的坐下来一起吃。 最后一段男主跟女主在火车上,坐车回甘肃,男主说去买点方便面去吃。女主显得很虚弱,并且慢慢睡着了,在睡梦中见到整容美女,她一身白色裙子,并坐在一只白马上,女主跟她跑了过去。 回到了现实,男主回来,在吃方便面,火车过了三次隧道,一会变暗,再一会变亮。这里导演没有刻意交代,不过女主应该已经去世了。 Plot holes? 从主角的年龄来看,她们肯定是在一孩政策的年代出生的,故事没有交代这个他爸妈怎么搞定,本身倒是不太影响故事,可能导演是考虑过最后把这些处理掉,我不是在大陆长大,所以政策也不是很了解,不是确实在南方看来实施是没有北方那么严格的,有认识好几个广东朋友是有兄弟姐妹的,反过来说认识的东北人都是独生子女。 另外美女爸爸既然认不出美女,一定不应该在本地,到现场好像是、太快了,照理来说女主跟阿姐应该已经来过,不过我想大概也可以解释成女主跟阿姐已经来过一次,这次是在陪美女爸爸来验尸。

堪薩斯州的共和黨候選人:“在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

Original article here. Mostly translated by Google translate with some minor editing.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一個準備在11月份競選國會的堪薩斯州共和黨候選人在本月的一次黨派會議上告訴觀眾,“除了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 國家參議員史蒂夫·菲茨杰拉德(Steve Fitzgerald)在一場7月2日的萊文沃思縣共和黨會議上發表評論,他正在尋求共和黨候選人提名以取代即將退休的眾議員林恩·詹金斯。在他30多分鐘的演講中,菲茨杰拉德慨嘆人們相信“西方文明就是問題”,他認為基督教世界正在“受到攻擊”,並且他更表明美國計劃生育聯盟計劃(Planned Parenthood)比納粹集中營更糟糕。 根據民主黨人提供的視頻,菲茨杰拉德說:“我們被告知西方文明是世界上的問題。” “在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 他補充說:“我們的猶太 – 基督教倫理就是文明,而它正受到國內外的攻擊。它也有不同的名稱,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它正受到攻擊。甚至談論它也會讓你受到攻擊。它讓我受到了攻擊。“ 這不是菲茨杰拉德第一次提出有爭議的評論。 今年早些時候,在有人以菲茨杰拉德的名義捐贈給美國計劃生育聯盟之後,他在一封信中告訴該組織,他不同意捐贈,並將他們與納粹集中營Dachau進行比較,後者在大屠殺期間殺死了數千人。 菲茨杰拉德寫道:“這與Dachau的名字一樣糟糕 – 甚至更糟。” 儘管堪薩斯州共和黨和大堪薩斯城拉比協會都要求候選人停止發表類似言論,菲茨杰拉德在7月會議期間重新講述了這個故事並加重了他的評論。 “因此,美國計劃生育聯盟正在忙著與下一代發動戰爭並正贏得勝利,”他說道,然後才注意到他給美國計劃生育聯盟的信件公開之後收到一些言論反彈。 “這是一場風暴。我接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電話,’你怎麼敢?你怎麼能?你怎麼能把它與Dachau相提並論?’”他回憶道。 “我說,你是對的,’Dachau真的不是一個更大的殺戮營地,這些傢伙的數字超出了他們所做的任何事情。’” 但隨後菲茨杰拉德闡述了他的論點,告訴共和黨人,歷史上充斥著人們利用和派遣他人的生命,引用奴隸制和美洲印第安人的待遇。 “向黑人詢問奴隸制。問問美洲印第安人,”他說。 “問好了。。。當然,印第安人曾經互相殘殺,白人也曾經互相殘殺。但如果你回到過去,我們從來沒有對互相殘殺的事情有很多內疚,特別是如果你無法反擊的時候。“ 他補充說:“除了西方文明之外,只有野蠻行為。墮胎與西方文明不相容。我們需要明確這一點,我們需要讓它得到認可,我們需要讓人們明白我們在談論的是人道主義。” 菲茨杰拉德沒有回應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訪問請求,他是在11月競選中代表共和黨的七名候選人的其中之一。他在8月7日的共和黨初選中扮演一個反對墮胎的聲音,他的競選網站將他描述為“美國最大的墮胎提供者美國計劃生育聯盟的重複譴責者”。 雖然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表示11月的競選偏向共和黨,但民主黨已經組織人們去支持前堪薩斯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保羅戴維斯,以便推翻從北向南延伸,包括堪薩斯城的部分城郊地區的各個選情。戴維斯在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的幫助下籌集了超過100萬美元,遠遠超過任何共和黨的候選人。 在演講中,菲茨杰拉德還提出了他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看法。 儘管他讚揚了總統在任期間的行為,但他承認起初他“根本不喜歡這個人”。 “我根本不喜歡他,”他說。 “但是,真的,我現在愛上他了。我不確定我是否一定想和他一起喝啤酒。但我希望他能繼續前進。繼續做他正在做的事,朋友。”

為什麼沒有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就無法生存

Original article here. This is mostly translated by google translate with a little bit human editing. “我們認為資本主義被鎖定在與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鬥爭中,但我們從未真正看到資本主義可能會被自己的孩子 – 技術所擊敗。” 這是彼得泰爾投資公司Thiel Capital的數學家和常務董事埃里克•溫斯坦(Eric Weinstein)最近為BigThink.com開設的視頻。 他認為,技術已經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我們可能需要一種未來的混合模式,這種模式比我們今天的資本主義更加資本主義,甚至可能比我們過去的共產主義更具社會主義色彩。” 這是另一種說社會主義原則可能是唯一可以拯救資本主義的方式。 溫斯坦的思想反映了矽谷對資本主義社會所面臨挑戰的認識不斷提高。 技術將繼續顛覆職業生涯,跨領域的工人將越來越多地流離失所,很多失業的工作可能不會被取代。 因此,矽谷的許多技術專家和企業家正在將普遍基本收入等思想融合在一起,以減輕技術創新的不利影響。 我聯繫溫斯坦談論資本主義的危機 – 我們如何到達這裡,可以做些什麼,以及為什麼他認為不採取行動可能會導致社會崩潰。 他主要擔心的是,億萬富翁階層 (雖然他自己不是其中的一部分,但通過他的工作有所接觸 ) 並沒有認識到社會將需要徹底改變。 “最大的危險,”他告訴我,“真正的富人越來越遠離我們其他人的生活,因此他們對那些仍然按小時賺錢的人的擔憂變得非常不敏感。”因此他警告說,“富人可能不會預料到未來的顛覆改變,我們將看到革命的開始成為這種不敏感的代價。” 您可以在下面閱讀我們經過些微編輯的對話。 為何技術可能會破壞資本主義 肖恩·伊林 如今,“晚期資本主義”這個詞很流行。 你覺得它在分析上有用嗎? 埃里克溫斯坦 我發現它在語言上是準確的,在政治上具有挑釁性。 我不認為接下來會是缺乏市場。 我認為資本主義失敗並且將被無政府狀態或社會主義所取代。 我認為這可能僅僅是資本主義開始的結束,它的下一階段將繼續其許多基本原則,但幾乎無法辨認。 肖恩·伊林 我想問你下一階段會是什麼樣子,但首先我想知道你是否認為市場資本主義已經過時了? 埃里克溫斯坦 我相信市場資本主義,正如我們已經理解的那樣,實際上與特定時期有關,在這段時間裡存在某些巧合。 一個人的勞動力的邊際產量與一個人在社會適當水平上消費的邊際需求之間存在巧合。 主要由私人物品和服務組成的經濟體之間也存在匹配,可以徵稅以支付少數公共產品和服務,這些公共產品的市場價格將遠低於這些商品的集體價值。 除此之外,在一個人的青年時期短暫訓練的能力之間也存在巧合,以便獲得一種可靠的技能,這種技能可以在一生中以微小的差異重複,從而導致我們通常稱之為職業或事業,而我相信許多巧合現在正在破裂,因為它們實際上從未被任何基本法則捆綁在一起。 肖恩·伊林 這種崩潰的驅動力很大一部分是技術的提升,你正確地將其描述此為資本主義的孩子。 資本主義的孩子有可能成為它的毀滅者嗎? 埃里克溫斯坦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自從工業革命以來,技術一直是一個有益的原動力,驅使工人從最低價值的活動轉變為更高價值的重複行為。 可是,現代計算機技術提升的問題在於它似乎針對所有的重複行為。 如果將所有人類活動分解為僅發生一次並且不重置自身的行為,以及每天,每週,每月或每年循環的行為,您會發現技術存在消除循環行為的需要,而不僅是追逐我們從低重要性的循環行為到高價值的循環行為。 肖恩·伊林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種趨勢似乎客觀上是不利的,他們的工作主要包括簡單的重複行動。 埃里克溫斯坦 我認為這意味著我們比計算機具有優勢,特別是在基於一次性機會的經濟區域。 通常情況下,這是對沖基金經理,創意人員,工程師以及任何實際上都在嘗試做他們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的人。 我們從未考慮過的是如何將整個社會,由常規主導,轉變為我們競爭的一次性經濟,我們在機器上具有特定優勢,以及我們做從未做過的事情的能力。 肖恩·伊林 這提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這種技術經濟所獎勵的技能並不是大多數人擁有的技能。 無論我們提供多少培訓或教育,也許很多人根本無法在這個領域茁壯成長。 埃里克溫斯坦 我認為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對教育的看法。 巴克敏斯特富勒(一位於1983年去世的傑出美國作家和建築師)說了一句話,“我們都是天生的天才,但是在我們生活的過程中變成平庸。” 我認為,經過幾年的後見之明,我們可以看到,使得我們平庸的事實上就是我們的教育。 問題是我們有一個教育系統,它的基本設計是把我們對探索的自然傾向塑造成願意每天實行例行公事的麻木頭腦。 這是因為我們的教育系統旨在生產適合工作的可就業產品,但正是這些例行工作正逐漸讓位於一次性的創造性工作。 肖恩·伊林…